每经记者 陈鹏丽    每经编辑 梁枭 李净翰    

格力为何坚持做手机?

家电行业观察家张彦斌也持类似观点。他还告诉记者,格力进军手机,原本是想做智能家居入口,不过如今看来,智慧家居不是简单地用手机做入口就行,还需要强大的后台支撑。“格力也许是看到了把手机作为智慧入口的价值不大了,因此将手机业务放在格力品牌的体系里,意义也不大了。”

“我们现在只接受客户预订,一方面是考虑到疫情得到控制,市场需求会有所下降,另外上游厂家现在供应也不如之前紧张。”贵州一家连锁药店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大松5G手机悄然上线

芯海科技董事长卢国建表示,用于额温枪的主控芯片MCU也存在鱼龙混杂的情况。“短期而言,由于大家急着用,一些地方也开了绿灯;但是长期来讲,还是要以品质为重,将来市场才会规范化发展。”

从事热电堆红外传感器芯片设计的烨映电子董事长徐德辉近期在集微网一次线上论坛上表示,他亲历了疫情下测温产业从小众变为炙手可热的。“春节期间,公司一直没有休假,1月份之前,还能保持交付;但是2月份之后,就出现封装物料短缺的问题。由于传感器市场的火热,3月芯片产业下游的封装产业链变得混乱,很多厂家待价而沽,成本也都在往上走。”

产能膨胀暗藏质量隐忧

实际上,不仅格力手机,格力生活电器、高端装备、通信设备等其他板块的多元化发展也尚在推进阶段。今年上半年,格力电器空调收入占比仍接近60%,智能装备收入占比仅0.3%,生活电器收入占比仅3.19%。

不过他也告诉记者,此次大松5G手机上线,也说明董明珠这个层面已经认识到,5G到来,在万物互联时代,手机作为中枢是不可或缺的,是一定要做的。“至少让其他家电产品在这个过程中了解到互联互通该怎么去做。”

记者注意到,此次全新上架的手机新品,却不再沿用“格力”品牌,而是采用“大松TOSOT”品牌。

据广西当地媒体报道,在经过10天的紧张筹备后,北海市首条额温枪生产线于3月16日试产。预计产品3月底投入市场。按键组装,安装主板、显示器,焊传感模组,整机组装,恒温测试……目前,这条生产线每天可产出约5000支额温枪。

据投资方介绍,这只是该公司今年计划建成的10条额温枪生产线的其中一条。

徐德辉表示,在国内,国家药监局医疗器械监督管理司会做包括准确度等一系列的认证,正常而言,认证周期大概需要一年半,“国家在疫情期间开了绿色通道,认证时间可以压缩到两个月。但很多新冒出的传感器可能未做过任何测试,比如拿那些来路不明的芯片直接找封装厂封出来,可能外观一样,信号类似,但很难保证红外测温的精度。”

疫情拉动上游传感器、主控芯片厂商以及中游的体温计厂家纷纷扩产,疫情退去后,会不会又造成产能过剩?有厂家亦在担忧。“虽然说我们自己也在扩产,但同样担心,疫情过后如何消化这些产能?这是我们一直在思考的事。”徐德辉说。

关于格力手机品牌战略上的变动,其实之前就已经有“征兆”。去年10月底,格力电器在公司经营范围中剔除“经营电信业务及增值电信业务”。去年11月中旬,时任格力电器董秘望靖东在格力2019年度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上明确回应,上述经营范围的变动跟公司业务布局没有关系,“未来手机业务不会放在母公司主体,申请主体会放在子公司上,并不是所有业务都放在母公司进行。”

许久没有消息的格力手机,近日又有新动向。

一位手机行业资深人士接受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采访表示,格力手机一直都在做研发,“他们有个团队,这个团队也有从酷派、金立过去的人。其实也是因为方向不是特别明确,加上虽然操盘手是来自手机行业的人,但真正管钱的并不是懂手机行业的人。所以整个项目推进说实话比较慢。”

记者了解到,格力手机曾经是格力电器多元化很重要的组成部分,但发展多年,与市面上其他专业手机品牌相比,产品的确缺乏市场竞争力。

退烧:终端不敢多进货

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一些红外体温计厂家的扩产更积极。

另外,全国各地也频繁出现无良骗子借额温枪行骗,大发不义之财。

如3月12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市场监管总局价监竞争局一级巡视员陈志江介绍了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区市场监管局查办的一起案件,某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以每台45元的价格购进另一品牌红外线额温枪,以每台590元的价格对外销售,售价是进价的十倍多。该公司也构成哄抬价格违法行为,为此被罚款50万元。

江苏奥普莱医疗用品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随着疫情逐渐平稳,额温枪的市场需求、销售价会下降,但目前上游原材料价格仍居高不下。

12月7日下午,就有媒体发现,大松5G手机悄然出现在了格力商城与“格力董明珠店”小程序上。据介绍,该大松5G手机的屏幕尺寸是6.81英寸,后置6400万像素旗舰四摄,前摄1600万人像镜头,机身颜色有“魅夜极光”“曜夜星河”两种。大松5G手机“6GB运存+128GB”版的官方定价是2699元,“8GB运存+256GB”版的售价是2999元。

在额温枪的销售终端,哄抬物价的现象接踵而至。

作为额温枪的核心元器件,传感器从研发到量产,周期按年计算。此外,额温枪属于医疗器械产品,还有市场准入门槛。

随着原材料市场需求暴增,引来了众多新入局者。这其中,暗藏着质量隐忧。

国内历经近两个月的疫情防控,目前疫情逐渐平息,额温枪“一支难求”的局面渐渐有所缓解。有多位药店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反映,如今额温枪进货变得比较容易了。然而,在进货上,他们却反而比较谨慎。

“现在基本上每个地方政府都有一个自己要扶持的体温计厂,不管是出于疫情需要还是独立自主可控的需要。就像之前发生的某地抢夺外地口罩事件,大家都担心防疫物资不够。所以每个地方都在上红外体温计。”业内人士说,但是疫情过后,可能这些需求就没有了。此外,一些厂家获得的医疗器械管理机构颁发的生产资质或许可证,其实都是临时的,有效期很短。

“我们之前把库存的几支额温枪卖掉之后就没有再进货了,主要是现在的进货价还是很贵。”广州一位药店人士亦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一月初50元包邮,现在价格高到400元——额温枪“一支难求”,随之带动市场售价急剧暴涨,以往一支价格在数十元、一两百元,一度冲到600元之上。如今,伴随着国内疫情逐渐退潮,额温枪销售似有退烧趋势,市场售价普遍集中在300元到400元区间。

市场测温设备主要分为两种,即全自动红外式和普通手持式,额温枪属于后者。任何物体在高于绝对零度(-273摄氏度)以上时都会对外发出红外线,而额温枪通过传感器接收红外线,得出感应温度数据。

日前,格力电器在其官方商城及格力董明珠店悄然上架了“大松5G手机”,配置SA&NSA双模5G芯片,搭载高通骁龙765G处理器、5000mAh大容量电池。官网定价2699元起售,现在下单,预计12月12日陆续发货。

广州一位额温枪经销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进货难度有所下降,进货价也较之前下降了两到三成。

不过,在最上游的原材料端,价格仍居高不下,零部件价格膨胀十倍的比比皆是。

额温枪市场爆炒过后,行业会不会剩一地鸡毛?令人担忧。第一财经在采访中了解到,在上游原材料供应上,鱼龙混杂、以次充好的现象并不少见。

“目前传感器供应紧张,价格坚挺,以前才几元,现在涨到上百元。前段时间公司订购了一批传感器,到现在还无法交付。”

对于格力手机改用“大松”品牌,家电行业分析师刘步尘今日(12月8日)下午向记者表示:“我分析可能是担心手机业务迟迟打不开局面,会对‘格力’品牌形象形成伤害。在不愿意放弃手机布局的情况下,用‘大松’品牌可以减轻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

也有采用工业测温枪代替医疗产品的,但两者的设计有所区别。“体温计要考虑到电子干扰、各种变更环境要求,同时还有一系列的要求,如国内体温计要有医疗器械二类注册许可证的要求,体温计测温最小精确度是±0.2度;工业测温枪则只是作为一个便携式仪器仪表,最小精确度是±2度。如果用工业测温枪,体温37度测成35度,这样就显示不出发烧现象。”徐德辉指出。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获悉,高通骁龙7系列处理器主打中端市场,这意味着大松5G手机的市场定位是中端机。2018年格力电器推出搭载骁龙821处理器的格力三代手机,最低价在3400元。此次新上架的大松5G手机,售价较格力三代价格有所下降。格力商城页面还重点介绍了大松5G手机的“智慧互联”功能。

东兴证券研报显示,手持测温仪产品主要由低功耗并带有16bitADC的MCU、高精度非接触红外温度传感器、电源管理模块如DCDC和传输单元如蓝牙等组成,大部分配件均可以实现本土化,而温度传感器要依赖国外进口,目前主流产品基本采用比利时的MLX9064系列产品。

不过,短期而言防控疫情带来的测温设备需求还将持续上涨。无锡华润华晶微电子有限公司常务副董事长陈南翔表示:“按照商业常识来判断,国内紧急需求拉动的痛点还未完全解决,比如面向中小学将来的开学还会有一波供需不平衡的痛点,待这些痛点解决以后,中国逐渐会形成测温产业的规模和产业的协调性。”

“因为疫情,额温枪等体温计原材料产生非常大的波动,进而进货价产生很大波动,我们会根据市场价格随时调整售价。我们不支持退差价,下单请谨慎。”在一些电商平台上,销售额温枪的店铺亦纷纷贴出这样的告示。

在疫情出现前,测温仪整个产业链尚属于小众领域。为了防控疫情,市场的需求突然爆发,以往的小众需求变为接近全民所需,额温枪脱销。

西部证券(002673,股吧)的一份研报显示,根据产业链调研情况, 推算国内全年的热堆型传感器需求通常在800万支/年;而2月全国单月需求已达 800万支。

今日(12月8日),记者也就大松5G手机相关问题与格力电器内部人士取得联系。不过截至发稿,格力电器对此次新上架的大松5G手机并未有更多的说明或回应。

与此同时,有不少厂家也表示,已陆续接到海外订单。

记者查阅互动易了解到,近一、两个月来,部分投资者仍然很关注公司手机业务动向,但相关问题尚未得到格力电器方面的回复。

对于全屋智能,格力电器方面则回复投资者称,公司已经开发了“格力零碳健康家”,其拥有多种全场景交互入口设计,用户可自由选择通过指静脉智能门锁、AI语音空调、物联手机、魔方精灵、格力+App五大控制入口,智能联动全屋家电设备,开启能源、空气、健康、安防、光照五大管理系统。

值得注意的是,格力上一次推出手机新品还是在2018年,而此次新上线的5G手机不再沿用“格力”品牌,而是换成了“大松”品牌。相隔两年之后,格力在手机产品上又有动作,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截至9日上午9时15分,4种型号(两种颜色,两种运存)的大松5G手机在格力董明珠店官网的销量合计75台。

上述行业资深人士称:“他们(手机)团队,我原来也认识。整体感觉,他们不像‘华米OV’的打法,而是摸着石头过河,试探的心理占非常大的一部分。”在他看来,格力做手机背后的逻辑是,万物互联需要一个中枢,企业也需要了解这个中枢。格力电器并不希望把命运完全交到别人的手里。

Published on :Posted on